<var id="f9d39"><video id="f9d39"><thead id="f9d39"></thead></video></var>
<var id="f9d39"></var>
<cite id="f9d39"></cite>
<var id="f9d39"></var>
您的位置:首頁 >陶瓷 >

“從任伯年到徐悲鴻”:超越時空的對話

時間:2020-11-04 08:57:51 來源:中國藝術報

任伯年像(布面油畫)徐悲鴻

1933年到1934年,徐悲鴻攜任伯年、齊白石、張大千、潘天壽、陳樹人等多位畫家作品赴歐,在法國巴黎舉辦中國美術展覽會,原定持續1個月,卻因反響熱烈,展覽延期至45天,觀眾達數萬人次。畫展結束后,法國政府從畫展中選購了10多幅作品;之后,又在意大利、德國、蘇聯等地進行了巡展。

即日起至2021年2月28日在徐悲鴻紀念館舉辦的“在神不在貌——從任伯年到徐悲鴻”展覽中,首先映入觀眾眼簾的便是“歐洲中國美術展覽會巡展”文獻區域。在這里,觀眾可以通過一段近百年之前徐悲鴻在歐洲舉辦中國美術展覽會的珍貴視頻、法文展覽海報、展覽圖錄、報紙報道等首次公開的資料,走過精心打造的“時空隧道” ,打開那段跨越時空的故事。

1895年,任伯年逝去; 1895年,徐悲鴻誕生。他們在藝術上一脈相承,都是中國畫家中罕見的天才人物,技巧全面、舉重若輕;他們也同是兼具時代精神與藝術個性的先行者,敢于革新、敢于突破,為中國畫偉大傳統的復興開拓出新路。本次展覽由徐悲鴻紀念館主辦,時代悲鴻藝術中心學術支持,共分為“沉酣矯變”“雅麗豐繁”“未竟之作”3個板塊,皆摘自徐悲鴻評任伯年之語,分別展示任伯年具有變革性的人物畫、設色雅艷的花鳥畫,以及多幅被徐悲鴻視作璞玉的伯年遺墨,共計50余件館藏珍品。這些畫作都是首度公開展出,也是徐悲鴻一生收藏任伯年佳品的首次集結。

一代明星——任伯年

徐悲鴻曾稱贊:“伯年為一代明星,而非學究;是抒情詩人,而未為史詩。 ”任伯年的藝術中既有文人雅士崇尚的淡雅明凈、簡逸清新,又有符合普通民眾審美的通俗平易、意趣盎然,固而生前就已“畫名大噪” ,“年未及壯,已名重大江南北” ,確為推動傳統藝術現代性轉型的先行者、揭開藝術新格局的時代明星。

“憶吾童時有一日,先君入城,歸仿伯年《斬樹鐘馗》一幅,樹作小鬼形,盤根錯節,蓋在城中所見伯年佳作也。是為吾知任伯年名之始。 ”一幅《斬樹鐘馗》為徐悲鴻知任伯年之始,徐、任兩位大師的鐘馗系列作品亦是此次展覽的開篇。任伯年一生中創作過諸多形象百變的鐘馗,徐悲鴻同樣鐘愛于畫鐘馗,更曾在端午節前后連續創作多幅鐘馗作品,在徐悲鴻對于鐘馗題材的喜好中便可以窺見任伯年的印跡。

此次展覽詳盡地梳理了徐悲鴻與任伯年跨越時空的“交集”與“對話” :徐悲鴻“傾其積蓄,廣為搜集”的任伯年佳作、其好友陳之初出版的《任伯年畫集》 、徐悲鴻為畫集特寫的《任伯年評傳》和創作的油畫《任伯年像》 ,匯聚一堂,力求更加客觀、全面、立體地講述大師徐悲鴻一生中敬重、推崇任伯年的軼事。

悲鴻生命——珍愛與推崇

徐悲鴻紀念館展覽典藏部主任、策展人徐驥介紹,人們熟知徐悲鴻的畫家及教育家身份,卻鮮少關注到他的另一重身份——收藏家。1953年徐悲鴻去世后,按照其遺愿,夫人廖靜文不僅捐出了1200余件徐悲鴻作品,更將他一生節衣縮食收藏的唐、宋、元、明、清及近代著名書畫家的作品1200余件,以及圖書、畫冊、碑帖等1萬余件,全部捐獻給了國家。

在徐悲鴻收藏的上千幅作品中, 《八十七神仙卷》被其視為至寶,曾特意鈐印上了“悲鴻生命”的印章。而徐悲鴻收藏的《杜鵑》 《西施浣紗》等多幅任伯年作品中同樣可以看到“悲鴻生命”的印章,足見其對任伯年畫作的珍愛與推崇。此次展覽既是對于任伯年藝術成就的展示,更是對于徐悲鴻藝術收藏的探究。展覽中精心摘選出了徐悲鴻在所藏伯年畫作中書寫的題跋,貫穿于整個展廳之中,用徐悲鴻先生的文字話語,去還原其對任伯年作品的收藏歷程及心得體會,可以看到一個更加生動真切的大師徐悲鴻。

他在見到任伯年佳作時會感嘆“此真神品也” “夢寐數月” ;在喜獲伯年畫作時“歡喜贊嘆,便欲躍起” ;在不能得畫時會嘆息“恨不能豪奪,成完數,悵悵” ;在珍藏的伯年作品上又特意叮囑“特恐張掛過多,塵污混其筆跡耳,有保守之責者不可不加注意也” ,在他的收藏中滿懷著對藝術的熱忱、對伯年的敬仰。

徐悲鴻勞累了一天,最喜靠在畫室的躺椅上,靜靜地欣賞掛在墻上的任伯年條屏畫作,放松休息。在徐悲鴻珍藏的任伯年八幅條屏作品前,特別放置了兩把椅子,觀眾置身其上,仿佛如徐悲鴻當年那樣,可以靜靜地欣賞這些作品。

跨越時空的傳承發展

執行策展人張李萌介紹,徐悲鴻曾在《仲英先生五十六歲小像》題跋:“伯年高藝雄才,觀察精妙絕倫,每作均有獨特境界,即如此作,其傳神阿堵無論矣。 ”而在同一幅畫作上,馬衡的題跋中記載了伯年話語:“吾被投止時,即無時不留心于主人之舉止行動,今所傳者,在神不在貌也。 ”

徐驥表示,一位在摹古沿襲、陳陳相因的晚清畫壇,別出機杼,匠心獨運,融貫古今,參借西法,是引領海派新風的先行者;一位在中西方交融的時代,竭盡全力地引進西畫技法,義無反顧地開創融匯中西之路,是推動中國畫改良的一代宗師。但他們二人都秉承著“在神不在貌”的藝術理念,推動了傳統人物畫的變革。他們還都是師法天地萬物、觀察精妙絕倫的大師——任伯年喜于觀察生活,“欣觀群鳥之翔集飛鳴,怡然自適” ,徐悲鴻當年亦是“躑躅于動物園速寫猛獸,其樂無窮” 。

展廳中部特設有“穿越時空的對話”區域,以粒子動畫的形式呈現兩位大師的話語和藝術理念,并在此區域將兩位大師相同題材的畫作并置,可以看到任伯年清新雅麗的沒骨花卉對徐悲鴻的影響,可以看到兩位大師筆下栩栩如生、意趣盎然的萬物生靈:小巧渾圓的麻雀、大筆揮灑的芭蕉、體態豐盈的雞、憨態可愛的鵝。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猜你喜歡容

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