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9d39"><video id="f9d39"><thead id="f9d39"></thead></video></var>
<var id="f9d39"></var>
<cite id="f9d39"></cite>
<var id="f9d39"></var>
您的位置:首頁 >陶瓷 >

湯立:中國畫藝術程式的固守與創新

時間:2020-10-29 11:55:33 來源:中國美術家網

陳子莊說:“學藝如果未能受到大家沾溉的人很難成功?!贝嗽捰幸欢ǖ览?。因為跟隨大家,受其影響,便能更好地了解法度與學習經典,少走彎路。能耳提面命,直觀感悟筆墨技法以及創作程式的機巧關捩,其中有些要近觀默察,只可意會,不易言傳。

藝術程式,看似簡單,其實很不簡單。學習時有無師承,尤其是有無高人指點,能否受到大家的感染,其結果會有天壤之別。一出手、一開口給人的感覺就會不一樣,所謂名師出高徒就是這個理。

學藝如果沒有機緣親睹、聆聽大家授課,也要私淑大家,盡管是隔著一層。有師承與無師承不一樣,師承大家和師其一般畫家更是兩回事,格局會大不一樣。

畫亦有道。中國文學的聲韻格律,書畫的筆法、墨法、章法,戲曲藝術的手、眼、身、法、步和唱、做、念、打等,都有十分考究的藝術程式。藝術程式是歷代藝人、文化人在千變萬化的自然生活中提煉、探索、總結而漸漸形成,既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并在限制中完成了藝術的轉化與升華。從感性體驗到理性選擇,并最終創造出一套具有美學理論和極富美感的意象藝術表現程式。這個程式是藝術精華、是藝術規律、是由技入道。

程式的出現是藝術成熟的標志,有程式才有經典。程式也是藝術標準,掌握程式是藝術入門的門檻,無程式無藝術。

不少有天賦的藝術家,因為缺少高層次藝術程式的把握,而作品最終不能成為經典。

美術史上的中國畫大師無不深諳藝術程式,并活用、甚至是大膽突破了某些程式,才成為藝術大師。一些大師之作看似無程式,然程式暗含其中。

縱觀世界范圍內任何一國、一民族之審美體系,都因為不同的內在 DNA 而派生出不同的藝術程式。中國畫界有些“前衛藝術家”標新立異,以西方的藝術觀念與表現形式來取代民族繪畫的藝術程式。藝術探索無可厚非,若一旦失去了中國畫特有的程式邊界,便會搞得不中不西、不土不洋、不倫不類。如果用西方的觀念與形式徹底顛覆了中國畫的藝術程式那就成了西洋畫,即便你使用的是中國畫的毛筆、墨、宣紙等,那也是西洋畫而不是中國畫,這點上不能含糊、不能混淆。個人創作做試驗、搞雜交,甚至是惡搞都無可厚非,但整體上的界定不能含糊,否則搞得中國畫面目全非,貽害無窮。

將西方觀念與手法嫁接于中國民族繪畫,一時玩玩可以,但終不能融入民族藝術的潮流之中,也不可能成為民族藝術之經典。

從藝術史上看,藝術的發展一定是伴隨著藝術程式的演變,但這種演變所呈現的一定是一種漸進的態勢與軌跡,就如同人類的生命進化過程。而且,中國藝術的發展往往是一種循環往復式的發展,即每前進一步必然伴隨著向后一次的追根尋源、反樸歸真,從元典再出發。這也是中華文明延續千年不斷之根本。

因此,藝術程式是動態的,是鮮活而有生命力的,當然它也就不是固化的、僵硬的死物。我們需要藝術程式,但不要藝術程式化,因為藝術程式一旦成了必須固守的僵化的套路,那就會阻礙藝術的發展,對于藝術家本身而言,其創作也會索然無味。

當今我們民族藝術的國畫、書法、戲曲的發展就面臨著很大的困惑,創新、突破、發展都顯得十分艱難,其原因是復雜的。

近一個世紀以來,由于我們經濟與社會的落后而導致了文化的自卑,在西方文化的強勢沖擊下,我們的藝術家往往失去對民族文化的自信,自己看不起自己,而言必稱希臘。我們的美術教育問題日益凸顯,西方美學體系大行其道。中國畫的基礎教育仍然是 70 年來一直沿用至今的蘇聯素描體系,而骨法用筆、應物象形等六法為基礎的中國民族藝術程式的繼承與掌握嚴重缺失。其后果當然是嚴重的,直接導致目前中國畫界傳統體系失序。想突破、能突破的內力嚴重不足,步子一邁大就面目全非,這樣的狀況何談中國畫的民族氣派?何談中國畫之正大氣象?

大家有大家之風范,一定是傳承有序、承前啟后。藝術史告訴我們,像青藤、八大、缶翁、齊白石、黃賓虹、李可染,顏真卿、米芾、傅山、王鐸,梅蘭芳、程硯秋、周信芳等藝術大師,無不是傳承經典,一代一代,在遵從傳統程式經典的基礎上,結合自身條件,把自己的獨特時代感悟、人生經歷與豐厚的知識學養融入其中,創造出了藝術個性與風格,從而豐富與發展了民族的藝術程式,成為了新的民族藝術中的經典。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猜你喜歡容

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