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9d39"><video id="f9d39"><thead id="f9d39"></thead></video></var>
<var id="f9d39"></var>
<cite id="f9d39"></cite>
<var id="f9d39"></var>
您的位置:首頁 >書畫 >

楊衛:千古知音此心同——也談陳丹青與木心現象

時間:2020-10-30 11:55:27 來源:中國美術家網

楊衛

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

現當代藝術研究中心主任

最近,作為文學家和藝術家的木心,又成了業界爭論的話題人物。其爭論的焦點在于,木心作為一個文藝家,對音樂、文學,以及繪畫等發出的言論,是否準確到位?抑或他作為一位文藝大家,是否真如陳丹青所推崇的那樣,可以名垂青史?否定的聲音多來自專業內部,而認同的觀點則主要出自社會公知。兩派觀點針鋒相對,一時間,鬧得沸沸揚揚。

我也和許多人一樣,質疑木心的文學地位與藝術價值。因為他沒有創作出一部完全屬于自己的著作,其文學觀點和學術思想,多流于即興式的漫談,缺少思想史的邏輯和語言的內在結構,尤其缺乏原創的觀點。而他的繪畫作品,也缺少革命性的突破,多是率性而為,不成體系,無論是風格還是觀念,都沒有嵌入藝術史的上下文關系中,只能算是文人墨客的遣興之作。因此,木心可以稱之為才情作家與風雅文人,而絕非藝術大師。但盡管如此,并不防礙我對木心的欣賞,尤其是他的博學與通透,令我折服。

應該說,木心是一個奇跡,也是人群中的一個另類。如果還原到過去中國的語境,木心的價值更是百不獲一、難能可貴。他在一個萬馬齊喑的時代背景下,仍然堅持自己的審美趣味,確實是一位矝奇立異的人物。陳丹青推崇木心,正在于木心的不屈性格與超凡脫俗。

陳丹青出生于繁花似錦的上海,卻經歷了知識饑渴與審美暗淡的年代。而木心所標舉的士氣,以及身上具有的摩登氣質,對陳丹青而言,無疑是一種舊上海記憶的填充,有著天然的吸引力。這是陳丹青在美國結識木心后,極力推崇他的原因,源于陳丹青的個人成長經歷,也是時代的精神匱乏所致。我們沒有必要指責陳丹青撥高了木心,就對生命價值的認同而言,陳丹青是真摯的,也是發自肺腑的。問題并不在這里,不在于木心是否為真的藝術大師,而在于陳丹青推崇木心的行為本身,重拾了某種丟失的傳統。

在經歷價值流變轉換和經濟大潮沖刷,在傳統的道德觀念和人情關系日益稀疏的時代背景下,陳丹青能夠拂去歷史的風塵,將木心挖掘出來,并傾其全力地加以推薦,無異于伯牙與子期的當代翻版。我認為,陳丹青推崇木心,其意義正在于此,不在于木心的文學地位和藝術成就,而在于陳丹青的價值捍衛,即士為知己者死。

因為有木心,才有了現在的陳丹青;因為有陳丹青,才有了歷史上的木心,這是一種相輔相成的關系。拋開他們兩人的造詣不談,從人文意義上說,他們之間演繹的這場“千古知音此心同”的現代佳話,遠要比他們的個人成就大得多,也要流傳得更為久遠?!?/p>

(本欄目文章僅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猜你喜歡容

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