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精研古法 博采新知——顏伯龍先生書畫作品展亮相人美美術館

時間:2020-12-12 17:55:21 來源:搜狐
——暨《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顏伯龍》新書全球首發式在人美美術館首次亮相

12月12日,由人民美術出版社主辦,人民美術館、北京融祥典當有限公司、北京椿草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共同承辦的“精研古法 博采新知——顏伯龍先生書畫作品展”暨“《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顏伯龍》新書全球首發式”在人美美術館隆重舉辦。著名畫家、顏伯龍先生的外孫女佟顏,人民美術出版總社教材中心編輯室主任鄒依慶,北京融祥典當有限公司董事長薛秀海,《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顏伯龍》的主編、北京椿草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李鵬,著名美術史家、美術評論家陳傳席,著名畫家、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鄧遠坡,著名文物鑒賞家朱克城,著名畫家李光寒,著名畫家岑今等各界領導和專家共同見證了這場遲日曠久的高水準藝術盛典。本次展覽由中央電視臺陶瓷頻道主持人王子文主持開幕儀式,當日一并舉行的“顏伯龍先生書畫作品學術研討會”邀請了首都博物館書畫院秘書長巫永輝擔綱主持。

規??涨?,史無前例,100余幅(組)精品首次集結亮相

2020年適逢顏伯龍先生仙逝65周年,而各方策力舉辦本次展覽的初衷與目的,一方面是作為紀念性活動,給予今人緬懷和追憶顏伯龍先生生平往事的契機;另一方面是鑒于當代美術界長期疏于整理和研究其藝術成就,希望借助本次代表性作品的全面呈現,為“顏派花鳥體系”的學術探討和市場收藏提供豐富的資料,讓這位近現代著名的書畫大家得到應有的重視與關注。經過主、承辦方和家屬的多次商榷與篩選,最終共展出顏伯龍先生的繪畫和書法作品100余幅(組),可謂規??涨?,史無前例。展覽現場依照展廳結構和作品尺幅適當組合排列,精彩呈現了顏伯龍先生各個時期的經典力作。其中,在繪畫題材上囊括了顏伯龍先生最為喜愛和擅長描繪的花卉、翎毛和走獸作品,同時首次公開亮相了其一生創作數量極少的精品山水畫,如《溪山訪友》(1928年);一些鮮為露世的紅衣或白衣羅漢人物繪畫,如《無量壽佛》(1930年)、《達摩坐像》(1933年);以及鴻篇巨制的《花鳥四條屏》(1936年)等。在繪畫技法上涵蓋了大寫意、小寫意、工筆繪畫和工寫結合等,不僅系統地展現出顏伯龍先生獨樹一幟的筆墨格調、精湛高深的理論思考、超脫凡俗的人生修養和輝煌絢爛的藝術成就,而且讓這位漸隱于中國近現代花鳥畫史的書畫大家以及曾經濃墨重彩的藝壇篇章重現往日神采。誠然,更為重要的意義是,希冀顏伯龍先生的書畫作品也為中國當代繪畫的未來發展提供更多裨益參考與指導價值。

顏伯龍先生畫集首次出版,填補百年空白

展覽開幕式期間,同步舉行了《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顏伯龍》新書全球首發式。該畫集開篇分別由著名書畫家陳佩秋先生、著名美術評論家邵大箴先生和顏伯龍再傳弟子劉鴻堯先生(劉鴻堯口述,張海星整理)三位美術界扛鼎人物撰寫序言,以各自的視角出發來回望和觀瞻顏伯龍先生的生活品性、名門求藝、摹習古韻、教學相長以及銳意創新等豐富經歷,并對其藝術成就給予了一致贊譽與好評。本畫集在內容架構上不僅完整地收錄了顏伯龍先生此次展覽的全部作品,而且細致地梳理出其常用的印章圖譜,以及關于求學、交友、游歷和創作等種種事跡年表。毋庸置疑,《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顏伯龍》不僅填補了近百年來顏伯龍先生個人畫作史料從未出版的歷史空白,而且堪稱是一部橫從穿貫、拾遺補闕、信而有證的經典著作,更是今后美術界的專家學者研究顏伯龍先生書畫藝術乃至中國近現代繪畫史的重要文獻。

 

書畫造詣贏得世人贊譽,藝壇地位博獲歷史認可

作為近現代“京津畫派”的杰出藝術家,顏伯龍先生(1898-1955)是滿族清室正黃旗出身,名云霖,字伯龍,因其祖籍長白,故稱“長白布衣”,又因其住所院內有棵大椿樹,故堂號曰“椿草堂”。顏伯龍先生早年畢業于北京師范學校,繼入北京藝術專門學校國畫系,師從齊白石、陳半丁、陳師曾、王夢白等名師,后為王夢白入室弟子,與李苦禪、汪慎生、王雪濤、邱石冥皆為同窗之友。而后經徐悲鴻再三邀請,留校任講師。除講課授徒外,觀摹歷代名跡,于國畫中之山水、人物、花鳥、走獸各有所長,尤精于花鳥,在潛心研究之基礎上,工筆寫生,遂成大家。顏伯龍先生才華橫溢,為追求自己的藝術理想,舍棄了顯赫的世家榮華,為中國美術界留下了眾多精妙的書畫作品。

縱觀顏伯龍先生畢生的藝術歷程,可見“京津畫派”所倡導的“精研古法,博采新知”這一宗旨,貫穿于其創作的始末。從“精研古法”的角度來看,顏伯龍先生早年繪畫多擬新羅山人筆意,畫風上多有八大、新羅之遺韻,中年逐漸擺脫前人風格,已在畫作中融入些許自身筆法,如在畫作中多題“擬元人筆意”“仿林良(呂紀)筆法”“仿李復堂筆法”等。經過不斷地擬古研習,逐漸形成兼收并蓄之勢,集宋、元、明、清歷代花鳥畫法之大成,終成一代花鳥畫大家。正如陳佩秋先生在《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顏伯龍》序言中所講:“(伯龍)藝術創作在繼承中創新,兼工帶寫的小寫意花鳥已經形成了完整的‘顏派花鳥體系’。”

而從“博采新知”的角度來看,顏伯龍先生在潛心研究的基礎上“聽鳥說甚,問花笑誰”,常謂:“西畫有人物、靜物、翎毛諸種,形象真實,但只是標本畫,而配景極少?;蛴陲L景畫中偶然出現花鳥而已。”顏伯龍先生深知國畫不同于西畫,以已之所長,對花鳥畫深究獨創,為使國畫藝術弘揚于世界而盡自己之職責,開啟了“中西融合”的創作道路。這也恰好對應著邵大箴先生在序言中的解讀:“顏伯龍作品中物象的形,不同于西畫的素描造型,他筆下的花鳥蟲魚或走獸是帶有意象性的筆墨造型,具有濃郁的裝飾性和人文情懷。顏伯龍的審美理念源于民族傳統,而不是來自西畫。但是,細讀他的作品,又發現他的兼工帶寫的畫法,與明清花鳥名家的技法不盡相同。他沒有固守前人的程式,帶有突破平面性的探索,似乎感覺到他從西畫寫生法和寫實造型中適當吸收了一些元素,將其融化在寫意筆墨中,使客觀物象更為清晰,形象更為生動。”

藝品如人品,人品作底色。顏伯龍先生少年時期便與老舍、盧松安等五位同窗結為金蘭之好,直至辭世始終不移。此外,顏伯龍先生早年成名之后與梨園界名家王瑤卿、梅蘭芳、馬連良、荀慧生、尚小云等交往甚密,于上世紀初經陳師曾前輩力薦結識齊白石、張大千,后與二位交往甚密,齊、顏、張每周必見于椿草堂。顏伯龍再傳弟子劉鴻堯在序言中感嘆:“書畫界歷來是大浪淘沙,庶幾而存之者必灼耀后世。先生做到了,得到了后世人的贊譽,取得了歷史的認可,然天妒英才,先生如果能享大年,必將會更加輝煌燦爛。”

據悉,本次展覽將持續至12月17日,大家可前往免費參觀。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