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9d39"><video id="f9d39"><thead id="f9d39"></thead></video></var>
<var id="f9d39"></var>
<cite id="f9d39"></cite>
<var id="f9d39"></var>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 >

少女畢加索宋三土: 我用宇宙的符號和女人的身體治愈人類

時間:2020-11-03 12:31:12 來源:搜狐

隨著消費升級和全民審美意識的覺醒,越來越多的人將眼光瞄向了藝術。哪怕在日常的消費行為上,也是如此。所以有越來越多的品牌都開始了設計轉型。而設計轉型一定離不開設計師和藝術家。不管是中國李寧還是波司登,在藝術和更年輕化的設計之下都實現了蛻變。

(三土x萬寶龍)

(三土x W Hotel)

(三土x完美日記)

除了國際上 Supreme、Nike、Offwhite 等品牌,中國近年來的雅瑩、完美日記等要找到了藝術聯名的新繆斯——宋三土。其實三土作為藝術家已經幫助了許多品牌、機構成功實現了跨界,除了以上提到的,還有橘朵、萬寶龍、羽西、W hotel、凱迪拉克......

這次,讓我們一起來認識這位少女畢加索。

(宋三土和自己的作品)

宋三土,一個第一眼看上去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名字,而更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是這個名字的主人——一個有著極具創意和辨識度的鬼馬創意少女。

三土的畫作里標志性的符號便是眼睛、人臉與花。色彩濃艷的紅色花朵中間,一只眼睛漠然地看著你,白色花朵由若干個人臉構成,怪異,大膽,且美。

從她的畫作里,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濃烈氣息。這是她獨有的沖撞,掙扎,以及封印在她體內的能量。這一切,都被她通過畫筆全然綻放在紙上,也在向這個世界訴說著內心獨一無二的感受。

三土作品《奇異夢境下的花,人體與符號》

藝術于我而言是生命,沒有藝術,我就要爆炸了!

講到自己的成長經歷以及為什么會從事藝術,宋三土說:“自己是被藝術選擇的。”

在她的成長歷程中,她總是那個不被人理解的“怪小孩”。

三土的童年成長輾轉于廣東、東北、北京,沒有一個長期穩定的生活環境,總是要不斷適應新的環境。隨著父母從廣東來到東北,一口粵語的她被同學們視作異類。從東北來到北京,又被同學們嘲笑她的東北口音。學校里的同學不愿和她玩,父母又常年在外忙于事業,她的畫本便成了小小的她傾訴的對象。

15 歲的時候,她放棄了讀高中,直接考取了倫敦藝術大學,因為整個童年和青少年時期,三土處于在群體里“不被看見”的狀態,于是一定要做出一個決定讓所有人看到她——從初三開始準備作品集直接考大學,學藝術。

從 15 歲開始,她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準備作品集,她的畫作在倫敦藝術大學的老師眼里,是天才的創造。

沒有工整的筆觸束縛,藝術于她而言,是創造屬于自己的歡愉,讓自己快樂。

“我二十八歲之前過得最快樂的生命時光就是在倫敦。真想埋葬在倫敦啊。”多年來的不被理解,壓抑,自處,在倫敦的那段求學經歷中被完全釋放,那時候的她真正地感覺到自己是被認同的,在孤獨前行的道路上,終于遇到了一處可以棲息的港灣。

女人的軀體,看與被看,生與死,痛苦與成長

在倫敦的學業完成后,當時有歐洲幾家畫廊要簽三土。當時的她,已經創作了一些關于女性身體的作品,但她不想成為一個走傳統之路的藝術家,她覺得自己的作品和符號應該附著在全世界。

偶然的機會,三土在一個場合中碰到了美國前總統小布什,小布什建議她到美國來感受藝術環境、市場,同時發展藝術事業。于是她去了美國,先是在紐約感受了半年,而后又飛往西海岸繼續學習藝術和電影。

也是從那時起,那些還沒有明顯符號化的東西,再接下來的幾年里,伴隨著她生命里的分離與痛苦,逐漸形成了屬于她獨具一格的符號——花,眼睛,人臉。

(三土作品面部花瓶系列)

藝術家的創作動力和源泉都來源于生活、情感。

在美國的時候,從小對于人際關系沒有安全感的三土遇到了人生的第一個打擊:父母離異,原生家庭破碎。

小時候有家的保護,再怎么不被理解,再怎么孤獨,總有一塊堅固的堡壘。以前無論在外如何流浪,她覺得她始終是一個有家的人,而這次父母親的分離,家這塊堅固的盾牌破碎了。

那種窒息感讓她想要去尋求一種治愈,所以那個時候鮮花、人臉的這些符號和意象,從她的所有的畫作里面不斷的展現出來。無人傾訴的苦惱,在創作中得到釋放,哪些不斷延伸的人臉符號仿佛不斷透過潛意識與她對話。

“我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坐在那里畫本子,畫人臉。我只有在那畫,才能把我整個人都消弭進去,我才會覺得我是我是被看到的,我是被擁抱治愈的。我還活著。”

(三土的人臉花瓶系列)

對于女性身體的著迷,源于小時候,因為相比同齡人比較胖,總是被男孩子嘲笑,因而對自己的身體感到自卑,在她的作品中,總是能夠看到女性身體變成了另外的空間形態,在不斷的打破與重組,于是,作為藝術家的santu,也將將自己的經歷都融合在創作中,在小學之際,將有限的時光都投入到畫小人書當中。到了初中對服裝產生了興趣,自己設計服裝,希望全身都能變成自己創作的東西。也許就是從那時候,就已經為她將藝術與商業做結合的道路埋下伏筆。

從創作之初,她就有意識的把植物、女性、人臉。這些東西全部都結合,然后出現在她的作品當中。三土說自己經??吹揭恍冃缘纳眢w,在這種看與被看的時代,我很想把它表現出來,這種精神式的、內核式的這種東西把它展現出來。

三土的《花與愛欲和死亡》

拍攝一個人的婚紗照,在最美的年華嫁給自己

在最痛苦的那段日子里,經歷過封閉自己之后,她沒有繼續沉溺,而是選擇去旅行。起初的原因竟是父親的一通電話。

父親問三土,“什么時候可以找個人嫁了,就是安安穩穩的過,哪怕三千塊錢一個月,我只想你留在我身邊。”父親的規勸對于這個二十初頭的女孩來說,雖然感受到父親的愛意滿滿,但這無疑是對于藝術靈魂的禁錮。

“對于我來說,這簡直就是砍斷手腳。女孩子為什么一定要等一個男人才能夠去拍婚紗照,去結婚,為什么不可以在最美好的年華嫁給自己?”

(一個人的婚紗·墨西哥)

所以,她在二十二歲的時候就開始了一個人的婚紗照這個項目,很多地方拍攝的婚紗都是她自己親手做的。她一路旅行一路拍攝,在最美的年華留下了最美的一個人的婚紗照。當然這個項目還遠沒有結束,人生每個階段都是最美的年華。

三土策劃的這個影展,一定是全部鋪滿了獨自一人的婚紗,除了最后一張。影展的結尾處三土一定要放上和未婚夫的合影。

然而事與愿違,三土剛回國遇到的要給她一個家的男孩,卻在四年后,一切都成了泡影,由于未婚夫在感情與事業中的雙重背叛,在三土的世界里,這無形等于自己的小家也沒了。經過一年的黑暗時期,三土將此段經歷重新注入藝術的靈魂,再次創作自己的生活。

對話藝術家宋三土

記者:將藝術當作終身事業的契機是什么?

三土:我覺得不是我選擇的藝術,是藝術選擇的我。我天生就特別喜歡創造,也不是說學習,因為我就想要去創造自己的生命里面最極致的那個部分。

我的創作是源源不斷的。我每天最開心的時候就是我在畫畫,我在做東西,我在搞創作的時候。我就夸自己一百遍,我真是個天才。因為我對其他的板塊的東西是沒有信心的,但是唯獨對我自己的作品,我是愛他們的,我也是被愛的。

就無論是在人的社會當中,有人愛我,有人不愛我,有人把我拋棄,但是在藝術的世界當中,我永遠都是被愛的那個角色,或者說我在愛我身邊的東西。

(大藝術家系列作品,宋三土用自己的語言向大師名作致敬)

記者:你的藝術創作是如何療愈你自己,以及療愈其他人的?

三土:我會覺得我的生命是很熱烈的,可以蔓延到其他人的生命當中,這種時候我會感覺到我是有價值的。

他們會在我的作品當中感受到源源不斷的生命力,感受到我作品當中就是那種呼之欲出的沖撞和傾訴。

我喜歡用色彩對傾訴我自己的狀態、故事、情緒各方面的東西,我希望我的觀眾他能夠感受到我這個作品當時的情緒,掉入到我的世界當中,感受到我的世界。

記者:迄今為止你創作的系列有多少個?

三土:人臉花瓶,宇宙系列,女性符號等系列。

其實還有很多,我每天都在創作,但是當我覺得不行,這不是好的作品,我就會把它毀掉?,F在再看的話,我覺得當時創作的東西都是好的。

(三土的花卉植物系列)

記者: 2020年的疫情對于一個藝術家而言是否有影響呢?

三土:疫情因為都呆在家里,所以我格外的關注到了家。我想做一個家的東西,空間加格局。我想讓我的家不要那么壓抑,有點色彩,那才像一個藝術家的家。我想把藝術館搬回家。

(SANTU HOME藝術家居品牌)

記者:你最近或未來有哪些展覽或者商業計劃?

三土:去年和萬寶龍、W 酒店合作的藝術展結束之后,休息調整了一下,今年重新出發。接下來的計劃是更加專注于自己新作品的創作,有新的表達,回歸美術館計劃,所以接下來在籌備自己的展覽和更多的藝術活動。

(三土在2020青島時裝周)

商業上,除了已經出來的 Home 系列、Beauty 系列,還有即將推出的 2021 新年款——羽西靈芝系列護膚品聯名合作,它是我對于女性的內在精神的表達和理解。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