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9d39"><video id="f9d39"><thead id="f9d39"></thead></video></var>
<var id="f9d39"></var>
<cite id="f9d39"></cite>
<var id="f9d39"></var>
您的位置:首頁 >古玩 >

“張海先生的作品在這里!”

時間:2020-10-30 11:55:32 來源:中國藝術報

韓愈《五箴》選錄張海

今年秋,由中國文聯、全國政協書畫室、中國書協等分別在鄭州、青島主辦的“天道酬勤力耕不欺——張海八十初度新作展”令書壇振奮。八旬之齡的書法家、中國書協名譽主席張海暮年變法、佳作頻出,特別是其小字行草書系列作品,堪稱一道品質雅潔、綽約多姿的“高原式”風景。

張海與小字行草書的淵源始自1974年。鑒于“文革”后期書法創作的春風在中原大地的悄然復蘇,時為河南省安陽市群眾藝術館書法干部的張海被選派至北京榮寶齋學習裝裱,有幸親眼目睹懷素《自敘帖》等名品真跡,矢志書法的決心更加堅定。由于工作節奏緊湊,幾乎沒有完整的歸屬自己支配的時間,加之榮寶齋規定嚴格,裝裱用紙與絹不可亂動,張海只得擠用零碎時間在邊邊角角廢料上廢寢忘食“因地制宜”地苦練小字行草,數月下來,數量可觀且成效微見,其最大收獲是以小字行草創作的《毛澤東詞〈清平樂·會昌〉》在當年河南省第一屆美術書法攝影展入展的41件書法作品中脫穎而出。

張海憑借扎實的傳統功力和執著的創新意識,在小字行草書領域銳意進取、默默耕耘,盡管與其嗣后享譽書壇大氣灑脫的“草隸”風格相比被不少人稱為“不務正業”,但他毫不氣餒,在“多條腿”探索的路上從未怠慢對小字行草的癡迷,就連在外講學或參加會議間隙,神思也總游離于小字行草左右,并越來越清晰地認識到:小草不小,能在咫尺間起萬里勢,精微處見大精神?!胺沧餍∽中胁?,無不指揮如意,心手雙暢。自謂尚不失清雅俊逸,雖非天人,亦非婢子,其小家碧玉乎? ”其自信之情溢于言表。

為了檢驗實踐效果,張海特意寫了兩幅小字行草作品,參加了為紀念河南省書協成立10周年而在北京勞動人民文化宮舉辦的“河南書法周”展覽,不料,并未產生預料中的較大反響;倒是開幕式后,專程從天津趕赴觀展的恩師王學仲先生對其小字行草多有褒揚,這才使他堅信自己的堅持是正確的,有意義的。

使張海堅定創新意識、堅持創新實踐的,還有一位名叫盧德驥的裝裱師。長期浸淫在名家精品堆里的盧德驥,“觀千劍而后識器” ,雖絕少引經據典、長篇大論,但他那敏銳的洞察力和挑剔的眼光,有時只言片語,一針見血,使張海心悅誠服。這次令盧德驥眼前一亮的,是張海的一件小字行草作品。盧德驥愛不釋手道:“據我所知,很少有人將小字行草作為獨立的書法進行創作。你的這種敢為人先的精神首先值得肯定。但是,存在一個問題,那就是由于小字行草字體較小,容易因觀者視覺疲勞而影響藝術效果的發揮,這就要求作品本身精到的同時,還須在章法布局上獨具匠心,做到滿而不臃、氣息通靈。 ”

張海若有所悟,反復實踐,大有提升。適逢全國第五屆書法篆刻展覽在遼寧錦州啟動。依照慣例,評委作品享有直接參展的特權,但不能評獎。其時身為中國書協常務理事、創作評審委員會副主任的張海因公務出訪,不再參與本屆評審工作,只能以普通作者身份投稿。為此,不少書友建議他報送最拿手并為全國書界熟悉且廣泛認可的“草隸”作品參評,而張海卻考慮:投隸書應能入選,但不易獲獎;而小字行草既不似手札那樣隨意,又不像小楷那樣難以抒情,年長者多眼疾寫不了,年輕人一時難以有此功夫,如果從這條險路上殺出,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斬獲。經過一段時間必要的創作準備之后,他在一張珍愛的臺灣產淺藍色四尺對開橫批宣上一氣呵成小字行草作品《中國近代詩詞九首》,詩情書意相得益彰,筆墨意趣彌漫紙上,自覺滿意,遂交付河南省書協辦公室按程序報送,自己則匆匆踏上出訪之旅。知情者認為此舉可謂冒險至極,因為根據評審規則,參評作品一律遮擋姓名,張海的小字行草尚屬首次亮相,面臨多環節的大浪淘沙,一旦落選,定會招致話柄:“他先前的作品之所以入選,因為他是評委;這次他沒有擔任評委,所以他的作品落選了……”

經由中國書協創作評審委員會及各省、市、自治區書協代表參加的嚴密的初選、復選、終評環節, 48件榮獲全國獎的精品佳作從參評的近萬件作品中層層脫穎,卻唯獨不見與張海名字密切聯系在一起的“草隸”的身影?!霸趺礇]有見到張海先生的作品? ”一位評委關切地詢問河南省書協工作人員。工作人員也一頭霧水慌了神:“我們已經按時報送了呀!”

那么,終究是在哪個環節出了岔子呢?

當工作人員將獲獎作品上遮住作者名字的紙條一一揭去時,有人情不自禁地驚呼:“張海先生的作品在這里!”

一位評委如是評價張海這幅獲全國獎的四尺對開橫批小字行草作品:“整體風格極為清峻,與他在隸書上的狂肆大氣有極大區別;字的結構頗具個性,不同于歷史上任何一家;用筆雖提按變化不大,但起伏轉折交待得甚為清晰,真可謂白璧無瑕。 ”

張海以鮮活的事實教育那些以躋身“國展”為目標、以評委喜好為捷徑的作者們——精湛的藝術造詣、鮮明的藝術個性才是漫漫書途最有效的“通行證” ;否則,即使這一站僥幸通過,那么,下一站呢?漫無目的、隨波逐流是藝術創作者最大的悲哀。

“年雖耄耋,創新不止” ,是張海創作的真實寫照。八旬之齡,當大多數同齡人眼花了、手顫了、耳背了,靜坐一會兒就周身不自在苦不堪言,而張海卻仍能夠靜若處子、追夢不止,不能不說是上蒼的一種厚賜,而其作為普通人背后不為人知的種種苦辣辛酸,又不能不說是一種“必先苦其心志”的磨礪與考驗。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猜你喜歡容

炸金花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