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9d39"><video id="f9d39"><thead id="f9d39"></thead></video></var>
<var id="f9d39"></var>
<cite id="f9d39"></cite>
<var id="f9d39"></var>
您的位置:首頁 >古玩 >

禹會村遺址:淮河中游規模最大級別最高龍山文化城址

時間:2020-10-30 09:48:30 來源:中國新聞網

繼考古研究確認與古史文獻記載“禹會諸侯”“禹娶涂山”完全吻合之后,淮河岸邊的安徽蚌埠禹會村遺址考古研究最新又獲重大進展,其核心區發現的大型城址屬于距今4400年-4100年的龍山文化早中期,規模至少18萬平方米,是目前淮河中游地區規模最大,級別最高龍山文化城址。

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蚌埠市政府共同主辦的蚌埠禹會村遺址聚落考古新發現學術交流會29日舉行。中國社科院考古所安徽隊領隊張東博士在會上介紹說,禹會村遺址2007年發現“祭祀臺”、2017年發現兩段臺基和若干解剖點構成了閉合的城垣,西城垣和南城垣被淮河侵蝕,北城垣現存長度300米,東城垣現存長度600米,據此推測城址規模至少18萬平方米。

2020年,中國社科院考古所對禹會村新發現的龍山文化城址進行解剖發掘,主要圍繞城址東北角展開,明確大型禮儀性建筑的“祭祀臺”為龍山文化城址的一部分,通過對北城垣、東城垣的堆積狀況分別解剖發掘,在兩處城垣主體堆積和內外壕溝中均發現有龍山文化早中期的陶器殘片,也為確定城垣年代提供了依據。

張東指出,禹會村龍山文化城址內包含豐富的人類生活遺存,城址外圍200萬平方米范圍內龍山文化遺跡散布,反映龍山時代淮河中游地區人口加速增長和集中化的社會背景,也是淮河流域史前城市化的記錄。

他認為,禹會村遺址考古新發現的龍山文化城址具有重要學術價值,一是成為探索淮河流域文明化進程的重要案例,為“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和“考古中國·夏文化研究”等重大課題提供實物資料;二是古史文獻中有許多關于大禹在當地的記載以及當地關于大禹的傳說,這背后反映了淮系族群早期發展的重要信息,禹會村遺址所處的龍山時代恰恰是探索古史傳說時代考古學研究的關鍵時期,其龍山文化城址的發現,無疑將為古史傳說時代的歷史學研究提供新資料和新視角。

蚌埠禹會村遺址已于2017年11月列入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立項名單,2020年2月公園規劃方案通過審核并于5月開工建設。張東透露,中國社科院考古所安徽隊將以禹會村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為契機,揭示龍山文化城址的地下埋藏狀況,通過城垣、城門和壕溝水系等結構信息初步厘清城址的布局,重點解決城址的始建、使用和廢棄年代,并選擇城址外圍遺跡的發掘,揭示整個聚落的有機聯系。同時,在考古發掘過程加強多學科合作,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提供科學、系統的基礎信息。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考古所所長、淮河古代文明研究中心主任陳星燦研究員表示,“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已將禹會村遺址的考古工作列入淮河流域文明化進程研究的重要支點,應進一步明確禹會村遺址在淮河流域古代文明進程以及華夏文明多元一體化發展格局中的作用和地位,推動夏文化研究的深入開展。他希望以禹會村遺址這個淮河流域唯一的夏文化研究基地為依托,全面展開夏代早期文明研究的新篇章。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炸金花规则